你所在的位置: 洞頭網 > 人文洞頭 > 百島刊物

笨重超脱打一生肖:洞頭記

2015年12月31日 10:43:58來源:字體:

笨重的生肖动物 www.jjnni.icu   海兮/文

  兩次去洞頭,兩次感覺。

  先說第一次吧。

  那年仲夏,馬敘驅車從雁蕩山出發去洞頭,隨同者有我和詩人秦巴子,從洶涌的濤聲林海到海浪,滿耳朵像是一種聲音伏起。雁蕩之行雖有種種美好,但大好河山都是名仕筆墨和足印,我是給人添亂去了。

  洞頭在古時是荒蠻之處,文人騷客視之為流放地,很少人跑到這里。詩人沒有給此留下風華詩篇,這增加了我對洞頭的期待。

  自宋以來兵寨之地,洞頭的先民曾經抗元、抗清和擊退倭寇。洞頭喻為“盜得之可以為巢,我得之可以堵守”。烽火墩遺址聽說還在,我想去看看兵家勝敗之地,如何攻城掠寨。其實,我什么也沒看到,烽煙散去,城垛荒蕪,進人只能憑空而想。戰爭殘酷,死的人嗚咽聲像海浪,低鳴而泣。

  為了飛翔,海鳥不會穿越千年跑到海岸。東方魚白不在早上,夕陽之幕,黃昏也很開闊,天空锃亮的。此時在海岸線的細沙上走動,有些奢侈。但的確有好多人從細微的海浪中游泳歸來,躺在沙灘上,怡然自得。

  這片海灘半個多世紀前還是兵防的地點。一個先鋒女子民兵連,一冊小說《海島女民兵》和一部黑白電影《海霞》,在那個全民歡舞的時代,演繹著革命年代人民的激情。時間把雜七雜八的東西拋開,然后有人把它們聚集起來,便有了歷史。對一個旅行之人,發現人居生活是第一要義,詩意表達是一種理想狀態,兩者結合便有了詩情畫意。作為我個人講,藍天那么藍,白云那么白,海岸線那么長,再加上海鮮那么好吃,美好之極。

  沙灘上有帳篷,三五個,花花綠綠,暮晚,輕濤拍岸,漁人歸家,海鳥歸巢,令人向往。

  海風有咸腥的氣味,皮膚有些潮,走一段路程覺得汗水爬滿身體。茂密的樹林和石頭一起迎風呼啦啦。大海安魂曲?之前沒聽過,現在聽起來,也沒什么好聽。晚上,我睡在海邊的房子,有月亮的夜,也黑漆漆的。

  第二天還是那么美好,昨夜的夢里,大海像一大片黑圍裙向你奔跑,我伸手,不見了。醒來不是依舊嗎?靜謐的早上,大海正在醒來,太陽已經老高了。林蔭道上,晨跑的人沿著海岸線跑動,我在散步,不高不低的山丘看不遠處也是海島,綠蔭蔭一片。

  我最喜歡的石頭房子,在望海樓的山腳。那塊地長著藤蔓,苔蘚,潮濕而氤氳。房子住著人,有炊煙,人氣很足,不修邊幅。

  那個石頭村叫做小樸村。

  沒有一塊磚的外墻,屋頂的黑瓦壓著石頭,臺風再大也吹不跑。

  在一戶人家的院子,我看到秋葵結了莢,我以前很喜歡涼拌這道菜,沒想到它在南方的海邊。我征得院子主人的同意,摘了兩顆放在口袋,想帶回北方的庭院種植。(北方,落著灰的窗臺,那顆干燥的莢一直還在。)

  有人問我從哪里來。“西安。”

  她說:黃土飛揚的西安啊。她的眼神像是同情我的遭遇。

  霧霾天、塵土、沙塵暴、天昏地暗。我問自己,有那么嚴重嗎。如果要跟洞頭相比,灰頭土臉這個詞很適合我居住的那個城市。

  第二次去洞頭也是仲夏,我從溫州機場直奔東岙村。路上,我跟馬敘打電話:我在洞頭,你過來吧。

  車子穿行在防風堤的公路上,兩邊都是漁場,有些網還圍在那里,破殼船完全沉陷在海泥里,不能動彈。夏天的風吹來陣陣腥味,令人有作嘔的感覺。

  大約一小時的路程就到了東岙村。潮濕的咸腥氣息與大海相連。立松把我安排在一棟臨海的漁村旅館的二樓,隔墻也能聽到濤聲。晚上,我在海邊的棧橋步行,情侶們的天下,親嘴和耳語。一個詩歌的害羞者,只好躲他們而去。

  海浪一個跟著一個地猛撲,聲響撕心裂肺。巖石阻擋了它們的前行,它們更加猛撲。拍打了一個整夜。要在海邊安穩入睡,只能把大海的咆哮變成我的搖籃曲。洞頭的夜晚,月亮一直懸在半空,令人難以置信。

  對著月亮,回來后寫詩一首《洞頭明月》:

  洞頭海上的明月

  出水芙蓉

  白得讓我眼前發亮

  頭頂上的路燈

  泛出昏黃的光

  風聲很大

  夜晚在深密的樹林

  兩個情人說:

  嫦娥的故事

  我想到李白的靜夜思

  是否有些矯情

  早上,大海已經平靜。有人約我去看日出,我沒去成。因為醒來發現這邊的太陽起床比我早很多。日出沒看成,早上的鮑爾吉原野跑完環島公路十公里,跳進大海洗身。他說一點不累,我相信。

  接下來是乘船出海拖網捕魚,他問我:你不暈船吧。我說:應該不會。大海的船我沒有坐過,但在江邊長大,劃過烏篷船,我想差不多吧。

  漁船在刺目的陽光下沖向大海深處,藍色的波濤一晃一晃的拍打船殼,我們開始都有說有笑,后來大家不說話。沉默成了休止符,大海不聽使喚。什么是寬闊的大海,我應該更加畏懼。頭有些發暈,胃里想嘔吐,但我一直沒吐出來。我的臉色更難看,我在那里快住了二十年,水性已經喪失。

  看著一網收起的魚蝦和海蟹,我來了勁。我問漁民:這一網兜海鮮,夠本了么。他說:禁魚季,內海魚少,只要出海就虧著。

  晚上我們在水桶擂碼頭的一座浮橋邊用餐,吃的就是中午打撈上來的海鮮。皮皮蝦、軟殼蟹、花蟹等。我記得最好吃的當屬紫菜丸子和羊棲菜烙餅。

  第二天的七夕節,洞頭的當地民俗跟我們那兒不同。七夕,牛郎會織女,情人節。但在洞頭卻盛行成人禮,漁鄉民俗,有人在自家門口擺上香案,香案上有壽面、紅棗、雞蛋、水果、紅圓、壽龜(是用大米和糯米制成的食品),然后跪拜上天。

  我和他們一起圍看。洞頭像一個新人,萬象更新屬于它。“一切都很新。”有人告訴我的。

  這一天的黃昏,牛郎牽牛從那排石頭房子的某個巷子出來,七仙女躲在后面。儀式結束后,在東岙村廣場就開始了漁歌對唱……

  我坐在海鮮大排擋喝當地的一種涼粉,沁人心脾的清涼,此味人間少有,真是難忘。

  那天晚上,我在東岙村的漁村大排檔喝酒。梭子蟹、紅燒水魚、清蒸蝦蛄、生吃生蠔,這些美食對于一個北方人來說聞所未聞的好。

  此行,值得紀念,感謝一個人,她是施立松,能寫一手好文章。.

關鍵詞:

編輯: 張漢珠

洞頭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①凡本網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洞頭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復制發表,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,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洞頭新聞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致電,聯系電話:0577-63430005

北京pk10计划软件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带坐标准 排九牌大小顺序口诀 北京pk赛车官网 pk10免费计划软件手机 麻将两人合作作弊技巧 快3中奖规则 功夫时时彩计划安卓版 全天时时彩人工计划网 网上购彩app 时时彩人工计划 任选一怎么算中奖 比分直播篮球 幸运一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塞子比大小怎么玩